top of page

與身體重建連結

們之所以難以說出他們的故事,出現閃回的原因,在於他們的大腦發生了改變。正如弗洛伊德和布魯諾觀察的那樣,創傷不僅僅症狀的成因。「創傷的心靈現象——或者更具體地說,創傷的記憶——就好像一個進入身體多年的異物,必須視為一個持續生效的動因。」這就像一枚引發感染的尖刺一樣,身體對於異物的反應才是問題,而不是異物本身。


現代神經科學證明弗洛伊德的主張,即我們意識根源是潛意識中複雜的直覺、反思、意圖,以及深層記憶。正如我們觀察到的那樣,創傷干擾大腦正常處理和解讀經驗的結構。我們活躍的自我意識—一部分允許一個人自信地陳述「這是我認為的」以及「這是我經歷的事情」——取決於一個這些大腦區域能夠健康活躍地交互作用。


幾乎所有有關創傷的大腦影響研究都發現了腦島的活躍性異常。這部分大腦整合、解釋內在器官發送的信號,包括來自肌肉、關節和平衡(本體感受)系統的信號。腦島可以將這些信號傳送到杏仁核,激發戰鬥/逃跑反應。 這不需要任何有關事情變壞的認知輸入和意識察覺,你只是單純地感覺到焦躁不安、無法專注,或最糟的是,你感到「要完了」。這些強有力的感覺都產生在我們的大腦深處,難以通過找到原因或理解來消除。




即使反復感受到這些感覺,但又有意識地隔離這些感受,這些身體感受的根源會產生述情障礙:不能夠感覺或說出你發生過的事情。只有通過感受到你的身體,連接你的內在自我,你可以重新感受到你是誰,你優先考慮的事情以及你的價值。述情障礙、解離和麻木都會影響我們大腦中負責專注、 感受和自我保護的結構。


這些最基本的結構受制於無法逃脫的驚嚇,可能會導致困惑與焦慮,或情緒疏離,這常常伴隨著體外經歷——感覺自己好像在很遠的地方看著自己。換言之,創傷讓人們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是別人的, 或者好像沒有身體。如果要克服創傷,你要重新接觸到你的身體,接觸到你自己。


毫無疑問,語言是關鍵的:我們的自我認知的感受取決於我們能否夠完整地組織我們的記憶。這需要我們的意識大腦和我們身體的自我系統能完好地連接起來,然而,這一連接通常會在創傷之後受損。修復這些大腦部位之間的連接,重新掌握我們的身體,是創傷康復的基礎,讓我們得以講述完整的故事。


摘錄自 身體從未忘記

巴塞爾 · 范德考克 著


28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aire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