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衝突化解了~促成親師生三贏的洞見與方法


瑪莉安·法蘭克老師將系統排列的方法運用在教室裡, 用代表來演出衝突,化解衝突。 在受過系統訓練的班級裡,孩子們互相之間的確表現出更多的關心與尊重,但是,我們仍然免不掉嚴重的衝突,那些衝突使我們無法好好上課,我們必須很快介入,找出解決方法。 孩子們自己發現,在衝突之中,對立的兩方可以找出兩位對衝突毫不知情的代表,然後做排列。這個過程的結果是,產生衝突的孩子能夠更專心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法,否則這個能量通常都浪費在無止盡地描述和解釋發生的事件,以及煩人的選邊站以便定出罪魁禍首上頭。但是,假如我們做排列的話,每一個人都專注在解決方法上,看著兩位代表怎麼站,是互相靠得比較近或是離得很遠,是各自看著不同的方向或是近距離的面對面。 有一次,一個男生踢了別班的女生。那個女生的姊姊在我們班上,她狠狠揍了那個男生一頓。 通常,在這個節骨眼上,這個衝突必定會引發全班議論紛紛,大家各有各的意見,目擊者有自己的說法,因此,衝突很快就會擴大成為一場紛爭,規模之大幾乎無法做後續處理。 但是這一次,衝突的兩造各自選了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做代表,把他們兩個排得距離很遠。但是兩位代表並不讓我們覺得他們是互相對立的,然後那個男生說他不怨恨那個女生,除了她妹妹經常惹惱他之外。那時,我在排列中加入了一個妹妹的代表,妹妹在另外一班。突然之間,場域中的動力展開了。 後來加入的女生說她覺得那個男生很愚蠢,她就是想找他的麻煩。男生的代表聽了,走到那個女生的面前,舉起手來,好像要打她的樣子。我進入排列現場,以便確保他不致於真的打她。男生說,現在他真的很氣那個女生,所以才揍了她。女生的姊姊此時走到他們兩個中間說:「我要保護我妹妹,不管她是對是錯。」 這裡再一次證明,血濃於水:家人之間的團結比基本正義來得優先。 我們在事先不知道事件細節的情況下,重新演出了這場衝突。 全班學生專心一致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事,教室裡鴉雀無聲。接著我問每一個人,我們可以怎麼做。另一班的女生代表對男生說「對不起」,並向他微微一鞠躬。接下來,男生朝她伸出手,表示接受和解。她握住了他的手,看起來很開心。那個把男生揍了一頓的女生走向男生,對他說「對不起,我妹妹讓我這麼做的。」 我建議女生,要她讓男孩實現一個願望,這樣他就會知道她真的很抱歉。男孩點點頭,還是很痛苦。過了一會兒,下課回來時,他的桌上放著一塊糖果。衝突化解了。 瑪莉安老師說:在我們用這種方法化解的很多衝突當中,孩子們自己明白了,如果沒有一種能表示善意的明確動作,衝突就永遠無法化解。確實重建衝突,不用言詞,就安撫了班上的孩子。每一個人都知道,「壞人」必須有所表示,也知道哪些動作適合修復關係。那就像一種祕密的力量,存在所有孩子的良知之中,在很短的時間裡就平復了情緒的波動。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