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脅迫與解脫

「脅迫」來自於外,人深受脅迫之時,被逼著以自己極為厭惡的方式的想事情,做事情。人是不可能和脅迫之下的想法與行動和諧一致的。所以說,脅迫之下的思考不是真思考,因為怕被拒絕或被懲罰,只好遵守另一套不屬於我的思考模式,暗自裡想的卻是另外一套,只是沒有表現出來。


被逼著做事情是帶著厭惡感而做。甚至或許會蓄意破壞自己的成果或是犯錯,或找其他方式中斷任務。


然而事實上,大部分的「脅迫」從內而來,而非來自於外在。那麼權勢最高,輕而易舉就能脅迫我的是?害怕被重要團體排除在外的恐懼;為了繼續待在團體內,並鞏固歸屬感,要我做甚麼,我都會不計代價地做,就好像被脅迫一樣。





這樣的恐懼被深深地內化了,而「脅迫」也一併進駐。「害怕被脅迫」和「已經被脅迫」的感受通常跟現實狀況關係不大, 主要是來自於人的內在心念印象,透由這個心念印象,恐懼和被強迫的感覺得以保持並繼續。人們常用的藉口就是:「那是過去真實發生的事」,事實上那也只是關於過往事件的心念印象罷了。


如何逃離這些恐懼,以及隨之而來的內在脅迫感呢?我們退回到自己身上,從各方面深深地進入自己,不管內在升起甚麼, 和它同在。一旦當前發生某事嚇到我們,或讓我們深感壓力,就 拿自己對外境的感知解讀,和內在原有的心念印象相互比較。不過若要更簡單地進行,就直接先看向自己內在的心念印象,然後看向當前身邊的人,接著允許自己換成新的心念印象,例如: 善意的心念印象;然後觀察看看自己有了甚麼改變,別人有了甚麼改變,同時保持處於中心。這樣做表示不讓其他人有機會對我形成心念印象,同時我也就沒有正當理由對他們形成心念印象了,於是我就能完全地處在當下真實的狀況裡,這麼一來也會逼迫他人待在事實裡,處於中心。





當我們放棄「希望共同任務發展得比適切或必須的程度更好」的想望,這類的恐懼和內在壓迫感就解除了。這樣一來就能迫使他人也將目光集中在共同計畫上,不會要求過多或期望過多,而事實上那也不會幫助共同計畫進一步發展,只會造成阻礙。


突然間,我和對方彼此都解脫了,再也沒有恐懼和強迫,然後我就能自由地以自己的方式思考,因為我將想法留給自己,而別人是怎麼想的,我也不想知道。如此一來,我就能保持處於中 心,而別人也能保持處於中心;我沒必要怕他們,他們也沒必要怕我。這樣一來,他們就不會施加壓力於我,我也不會施加壓力於他們。


若要克服這樣的恐懼和相應的壓力,怎麼做最好?以清晰的 思緒和愛的思緒克服。事實上,愛的思緒總是清晰無比,且還會伴隨著「放手」;對其他人放手,把他們當作「個別的存在」尊重他們,不干預他們的私事,這樣一來我也會尊重自己的私事。 停止斷言他人、預期他人,就能免於他人的束縛,真是無憂無慮。


摘錄自:再見耶穌

伯特海寧格 著

49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