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系統排列-與心靈共鳴的協助

許多助人者認為他們必須將事情導回正軌,手法就像修理某個壞掉的東西一樣。比如說修理壞掉的時鐘;或是車子壞掉送進修車廠,經過整修後東西又能恢復正常運作。父母也用同樣的心態帶小孩去找治療師,希望能把小孩「修理」 好,讓他恢復正常運作。或者是他們自己去找治療師,然 後說:「我來了,把我修理好!我不知道我哪裡出錯了,但是你要負責找出來。為我做仔細的檢查,然後你就會知道我的問題出在哪。接著,問題就交給你處理,然後我就會康復了!」這種態度在個案和治療師之間相當常見,就好像這種干涉是行得通似的。


當我們遇到某個有問題的人時,可以採取另一種完全不同的作法:揭露之前曾被隱藏的真相。突然間,他會對自己的狀況有不同於以往的看法。在此,助人者並不助人,只是揭露某些真相。


運用這個方法時,真正進行工作的並非是助人者,而是那不同於以往的畫面。這個畫面會持續在心靈層面發酵, 促使對方成長。發酵的過程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,可能是一年,兩年,甚至更久,突然間某些事情就改變了。同樣地,這也不是因為助人者做了什麼,而是某個畫面被揭露, 之前被隱藏的真相透過那個畫面看法持續做工。因此終究而言,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是聽從心靈的引導進行。


在這裡助人者所用的助人方式,只是啟動某個程序,讓對方的心靈接受到全新的資訊。而這全新的資訊並非從外在而來,而是發自於內在。家族系統排列早期的形式就是讓個案,自行排列出內在的畫面,而不是讓助人者代勞。因為個案親自看見自己的心相,所以能與自己的內在保持連結。




現在的助人者超越傳統家族系統排列,跟隨著心靈移動與道的帶領而工作,或許只排列出個案本身和一位代表者, 內在的移動就會自行發生。在此不需要得知關於個案的任何資訊,內在的移動自然就會揭露某些曾被隱藏的真相。


在這裡所進行的工作是「給予一個空間」,內在的畫面具有空間性,不受限於時間,當它被允許依其呈現的畫面自由展現時,它就能發生作用。

在許多治療方法裡,治療師會去找出個案過去所發生的事情,一段時間之後,找出了這些往事然後就給予治療,療程大約持續一個月或一年或是更久。這樣一來我們就在某個時間框架內工作,不管時間是長是短,都要有起始、過程和結束。這樣做是呆板而停滯。


通常我不用以發問來找尋問題原因的方式來進行。我和自行顯露的真相在一起,它們就像空間裡的一幅畫面, 它自行開展,它也用不著改變,頂多我會多加一些人進排列的畫面裡。


當我們試著解釋這幅畫面時,就會喪失了力量。因此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:不要去談論它。

當工作完成後,我從心靈深處送走這些個案。在我的內心裡,我將個案交給他們的父母,或祖先,或是過去曾被排斥的某個重要家庭成員。而個案同樣會轉身離我而去,我們彼此之間自由獨立,他們不用擔心我會怎麼看待他們。如此 一來,他們就能將力量保留在自己的心靈。


我對每個人的心靈以及掌管一切的偉大整體,懷有最崇高的尊敬。我個人保持不涉入。

在排列裡出現某種超越語言所能形容的奇蹟,在某些核心本質浮現,帶著自身的力量和溫暖散發出光芒。對此, 我們不該插手干預。任何對家族系統排列的效果所抱持的問題、詮釋或是猜測,都會把這偉大的禮物給摧毀。

當我為某人工作時,我試圖和對方的心靈融合一致。 我並不仔細地聆聽個案說的話,有時我甚至連問都不問, 不過我等待個案浮現某些東西,在我心中造成共鳴,然後我讓它在我心裡運作,突然間就發現核心就在那裡,然後我就從核心開始下手。這樣一來,就能運用最少的治療介入手法來進行。


摘錄自:在愛中昇華

伯特 · 海寧格著


5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