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爸爸,讓我榮耀你的生命!

已更新:2023年3月7日



終於,我面對了我的悲傷,對於父親的死。 歷經了將近十年的時間,三千多個日子,我以為對於父親的過世早已雲淡風清,但在上次上課時,有個個案的排列中處理到關於父親的死,這觸動了塵封在心裡許久的那道門,隱約感覺到,是時候了,該是揚棄舊有面對失去親人之痛的模式,重新連結並從中長出新力量。過去十年,我從未跟家人很認真地談這件事,我們用一種腦袋式的理解思考在看失去家人,更以宗教信仰的觀點,試圖讓自己好過。


我以靠墊作為代表,排出父親、母親、弟弟與我的位置,我輪流站在自己和他們的位置上,我站在自己的位置,心中的悲傷隨著眼淚不斷地湧出,就如同十年前父親死亡那時同樣的心情;我站在弟弟的位置,他不願意看向父親,即使心中泛著哀傷,轉過身去;我躺在父親的位置,沒有悲傷,心中滿是對太太和孩子的不捨,捨不得離開啊!


我躺在母親的位置,母親想要躺在父親身邊,跟隨父親而去。然後,我回到自己的位置,向著父親跪下來,給他磕頭,心裡對父親說:「爸爸,你走了,我會帶著你給予我的生命,走自己的路,並做些事情來榮耀你。」有一股暖流緩緩地進入我的身體,我起身,轉過頭,向前走了一步。換到弟弟的位置,感覺到弟弟對我的依賴,但也可以朝著自己的路往前。換到媽媽的位置,媽媽可以站起來,眼睛看著我跟弟弟,並朝我們的方向靠近一步,而媽媽終究是媽媽,對於孩子始終是掛心的,但最起碼她可以開始面對喪夫之痛,過自己的生活。最後是爸爸的位置,看著我們的背影,帶著祝福希望我們找到自己生命努力的方向。 我獨自做著這個排列,感覺到無比的平靜,終究,我面對了失去父親的悲傷。 親愛的爸爸,女兒會努力為自己的人生奮鬥,為自己的幸福找歸宿。 這是約莫半年多前,獨自為自己做排列後記錄的文字,冥冥中似乎有股推力將我帶往面對療癒內在悲傷的路。1999那一年,我失去了兩位至親,因為九二一地震過世的奶奶,九二零那一天千里迢迢搭火車到花蓮來探望住院中的父親,並且鼓勵我要多擔待些,當時因照顧壓力而脾氣有些暴躁的我,是長這麼大第一次被奶奶關心到,然後地震發生了,我跟父親在地震中醒了過來,父親囑咐我趕快打電話回去關心在台中和南投的家人,連絡上媽媽,平安沒事;連絡住在南投老家的奶奶,電話不通,改打給住在附近的小叔,小叔說,老家倒了,奶奶跟姑姑在裡面,正在想辦法救她們。兩小時後,小叔打電話來說姑姑人平安救出來了,但是奶奶來不及……我看著原本就是重病的父親,因為奶奶的死明顯地走下坡,他越來越沈默和消瘦,兩個月後,他也離開了。十年過去了,這些曾經發生在我生命中的重大事件,歷歷在目,彷彿昨天才發生,回顧這一路,我接安寧工作,學習排列,原來我是在用這些方式來思念父親。 重新與父母親連結,重新與生命連結,看到自己能夠站在這裡,這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一件事,排列幫我找回原本就屬於我的生命圖像,看到自己的渺小,臣服於偉大力量的帶領。 是結束,更是開始;非句點,只是逗點。


標記: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孝順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