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消除對生命的敵意

已更新:2023年2月26日


“消除對生命的敵意”,此刻敲下這幾個字,我仿佛看到了一幅自相矛盾的畫面:一方面,多年來,似乎是對生命受苦的敏銳感受推動我一直想要去尋找一個答案。有時候走在路上,看到街邊討飯的乞丐、幹粗重活計的婦女,或者覓食的流浪貓狗、拉車負重的驢馬,眼中常常溢滿淚水,感到心裡很痛、很柔軟,也很無力。常常想,必須要有一個徹底的解決,徹底的滅苦的辦法。於是,回家加緊打坐,但也許沒過兩天又鬆懈下來(說來很可笑,但確是我的一種狀態)。 另一方面,又常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,心裡有很多評判,不光對父母沒有溫柔親密的情感,對我不喜歡、看不上的人,要麼冷言冷語、苛責批判,要麼一言不發、置之不理。就算是對熟識的、親密的人,我也很少有熱烈的情感。 記得最初幾年參加排列工作坊,看到一些痛苦的個案,一個“我”覺得很觸動、很悲憫;另一個“我”又覺得業力使然,自作自受。我對自己、對很多人事物,都在這樣的柔軟和冷酷之間擺蕩。也常常覺得所謂的愛情、成就、財富、名利都是夢幻泡影,真的值得追求嗎?內心在消極悲觀之外,其實還有一點點玩世不恭;一方面極為神經過敏,另一方面又什麼都不當回事兒。就這樣,我錯失了生命中的很多機遇、很多可愛之人、很多豐盛美好。 我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嗎?還是根本對生命抱持著一種悲觀的看法。過去總覺得智性生活,才是最有價值的,女人就要結婚生孩子嗎?這不是連貓、狗、牛、馬都會幹的事情嗎?現在才明白,這是因為我對生命隱隱有一種敵意和抗拒。 也許是習性使我執著於光譜的一端,忽略了另一端,當老師緩緩說出“常,樂,我,淨”四個字時,眼淚不知不覺流下來,內心某個很深的地方被觸動了,好像一束陽光照進了黑暗角落,有一種五雷轟頂、恍然大悟的感覺。 並不是因為無常,才想進入永恆;因為苦,才追求樂;因為我執,才要體證無我;因為世間汙濁,才努力回歸清淨面目;不是因為有了這一端、這一半,才要進入和追求另一端、另一半;原本這兩者就完整的存在於生命當中,是硬幣的一體兩面,如同善與惡、男與女、靈與肉、生與死、愛與恨、偉大和卑微、超拔和平凡、白天和黑夜……合一源自二元。這樣簡單樸素的道理,好像是在那一瞬間,我的心才真正領悟到了。 所以,這是一種欣喜的、悲憫的、感動的淚。頭腦還來不及反應,心靈透過淚水替我表達出來。所有加諸於生命之上的種種評判,苦也好樂也罷,善也好惡也好,輪回也好涅槃也好、天堂或地獄、救贖或沉淪、神聖或凡俗……都像是天空中飄過的雲朵,它們來來去去、百態千姿、變幻無窮,卻絲毫沒有影響到生命的本質。《心經》裡說“顛倒夢想”,《金剛經》裡說“如露如電”,指的都是這些雲朵啊,而天空本無生滅、本來具足、本生萬法。生命的源頭永遠在源源不斷的湧動、流淌、給予、創造、包容、慈愛、豐盛無比…… 領悟到這一點,一種深層次的焦慮和絕望感,好像開始慢慢軟化。回來第二天,我走在花園裡,忽然有一種置身天堂的感覺,似乎生命的美好和豐盈向我敞開了一扇門。我可以全然的活在這個世間,全然的活在這個當下,全然的活在生命的恩賜裡,全然的與自己在一起。我的心不再分裂、對立、衝突、掙紮,我從光譜的一段瞥見了另一端,它圓滿了、安寧了、完整了。 很難用言語形容這些感覺。我想自己對於性、對於生命傳承、對於身體的態度,都開始有了一種轉化。有一天,當我沐浴前,對著鏡子讚美自己的身體:“你是這樣美好,這樣有價值。”我分明看到鏡中的那張臉開始不由自主的扭曲,眼淚流淌下來。是到了這一刻,才學會如何愛自己啊。而心中那份對於生命的敵意,也開始轉化。除非擁抱一切,否則你不可能真正擁抱什麼;除非接受一切,否則你不可能真正接受什麼;除非愛你自己這個生命的所有面向:身體、性欲、煩惱、憂愁、奮鬥、精進……否則你並不可能真正愛上任何一個人。 追尋的所謂“答案”是一份奧秘,而奧秘永遠不會顯露全部真容。沒有一勞永逸的解脫、開悟、出離輪回、滅苦或極樂,人類大腦發明的種種把戲,只是雲朵而已。重要的是全然的接受生命的種種,全然的活在當下這一刻。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孝順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