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我願為自己而活


我的仇視究竟是從何而來?為什麽總對最親近的人有埋怨,結了婚卻又分離? 玉枝做在史奈德先生旁邊時,面有鬱結。 史奈德問:「為何事而來?」 玉枝:「我想為自己而活」。離了二次婚,仍然不知道,誰是適合自己的對象。孩子也跟爸爸相處不好。 史奈德開玩笑說:「妳不是一直都這樣活著?不然怎會在這裡?」 玉枝的排列工作揭露了不為人知的動力,父親的前妻因戰亂而失去丈夫(也似乎失去一個未出世孩子),她對玉枝父親怨念極深。 玉枝雖然跟她沒有過交集,卻承襲家族中不見光的黑暗事件,被吸引著,怨恨及悲苦的動力攪動著她的婚姻及伴侶關係;她確實活得不自由。 史奈德引導她與父親前妻的和解,同時,也對著過去的二位丈夫,給予最真誠的道歉,並負起屬於自己的責任。 沒有人願意傷害人,但唯有尊重過往的家族歷史,如實面對家族傳承的生命力或破壞力,才是讓自己及 下一代自由的方式。


1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