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我有兩個媽媽、兩個爸爸


~你要去享受自由地在兩個家庭裡往返 這是我第一次進排列工作坊,我想要把握這個排列機會。我想從身體症狀開始說起,我總是沒有安全感,覺得很孤單,很容易恐懼與驚慌,很渴望人際關係,但又很害怕人際關係。我快要四十歲,離婚兩次,沒有孩子,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戲劇化,最近才知道,原來自己和姊姊一樣也是被領養的。 亨利老師:你是一個很勇敢的年輕人,我看到你有很多的力量。為什麼你不去看向自己已經擁有的資源,而總是看向你的症狀、你的困難。今天是工作坊的第二天,我觀察到你在工作坊中是很好的被整合進來的,看起來這裡大部分的人都喜歡你。當你進到這個教室的時候,你是被看見的,你不是那種經過而會被忽略的那種人。我相信你身上有很多能力以及你個人的力量,我想:你的養父母在養育你成人的這件事做得很好。 個案:只是他們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太短了,我既渴望又懷疑這份愛,為什麼他們給了我這麼多的愛卻又很快地離開我的生命裡,媽媽在我16歲那年離開了。 亨利老師:不是離開了,是她過世了。不能把她看成你的親生媽媽一樣把你送走,這當中有很大的差別的。你的養父什麼時候過世的? 個案:他生我是在44歲,就是領養我的時候,他在75歲時過世,也就是10年前,他是一個經過戰爭洗禮的退役軍人。 亨利老師:所以他們跟你在一起很長的時間阿,並不是在你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過世了。 個案:我很難過,養父他並沒有教會我做一個負責任的男人,如何做一個好爸爸。他愛我但是他也在我身上宣洩他的情緒。 亨利老師:是阿,你得要自己去學習。父母沒有辦法給我們所有的一切,我們總是需要來自媽媽更多的愛,多於媽媽所能夠給我們的;我們也需要更多的父愛,多於爸爸所能夠給我們的。我們的任務是:當我們長大成人之後,為自己找到更多的資源,去經歷你需要的母愛與父愛。事實上,直到死亡之前,我們一直需要母愛與父愛的,我們的內在小孩會一直活在我們體內,直到我們死亡為止。長大成人不代表內在小孩也會跟著我們長大成人,我們的內在小孩是一直需要父母親的,我們可以學習成為自己的內在小孩的好爸爸,身為男人,你也要學會一點點母愛的方式。所以你得要找到更多的資源,去得到父母的愛。那很正常的。 我總是有一些大我二十歲、十歲的朋友,他們用他們的方式讓我看到我下一個階段的生命是怎麼樣子的,我可以從他們的身上學習,那是很棒的,我只要靜靜地看著他們怎麼做的,我就會知道生命的下個階段我該怎麼做。 個案:就像老師您像是我父親的形象。 亨利老師:我比較像是祖父的形象吧,呵呵。我很樂意在全世界傳播這個父愛。在伴侶關係中,你的太太可以給很多的母愛,只要她愛你的方式不是全然的母愛,那就沒有問題了。如果太太對你只有母愛,那夫妻就不會有性生活的。事實上,年紀比你小的人,即使是孩子,也是可以給你父愛/母愛。我的女兒六歲時,有一天早上她將早餐端到我的床前對我說:爸爸,你看起來好累的樣子,我想要你可以在床上吃早餐。這就像當我在小時候生病在床上休養時,媽媽跟我說:我把早餐端來給你。 所以這個世界上到處充滿著父愛與母愛,你得要學習主動地去搜索。有很多人身上充滿了這些能量,很願意和他人分享,你要夠勇敢去接受,別人提供給你的父愛/母愛。不要只是等待你父母給你,就從你周遭的人身上去汲取這些愛。 個案:我會練習的。 亨利老師:現在,找幾位代表,你的親生父母、養父母,還有你自己。 (為尊重個案排列過程不描述) ▶▶▶排列後◀◀◀ 亨利老師說:你不是垃圾堆撿來的小孩,你是一個珍貴的禮物,你的親生父母把你送給了養父母,你要把這個看成一個珍貴的禮物,你的媽媽是把你當成一個珍貴的禮物送給你的養父母的,你不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小孩,你有兩個媽媽、兩個爸爸。不要忘記,在靈性層次上,被收養的小孩是一個珍貴的禮物,從一個家被送到另一個家庭,他同時歸屬於這兩個家庭。 這個小孩的親生父母會受很多的痛苦,因為他們的生命系統裡有一個人不存在了,家族系統不要任何屬於這個系統的人離開,家族系統希望歸屬於這個系統的人都在。這個收養的家庭也知道,這個孩子的親生家庭把他送走的痛苦,所以他們也會對這個孩子的親生家庭有罪咎感;親生家庭的父母也會對收養家庭有罪咎感,因為他們把撫養的責任交給了養父母。如果這兩對父母都可以接受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,可以找到他們內心的平靜,對這個小孩長大成人會是一件比較容易的事。 被收養的小孩就像以下我所描述的這個故事。有一個男人出生在波蘭的一個村莊,他住在的這個村莊有很多朋友,太太已經過世了,兒子移居到另一個地方。兒子某天邀請爸爸來到他住的地方,看看太太和孫子。這個男人決定離開他住的村莊,搬去跟他兒子一起住,這對他很痛苦因為他很喜歡他生長的村莊。 他搭船去見他的兒子、媳婦和孫子,感受到非常的喜悅,他們都是很好的人,他們開始一起生活。在那裏很快樂的生活一段時間之後,他開始想念生長的村莊跟朋友,這裡的天氣跟他生長的村莊完全不同。有一天他跟兒子說:我得要回去了。雖然很悲傷,但是他搭了船回到他生長的村莊,他所有的朋友都非常的開心歡迎他回來,然後他們很開心的聚會用餐。 一段時間後,他又再一次想念他的兒子、媳婦和孫子,他搭船過去見他們。住了一段時間後,他又想念他的村莊,他又回到波蘭。就這樣一直不斷的在兩地往返。 有一天,他又跟他兒子說:我要回去了。他的兒子嚴肅地看著他說:爸爸,那裏是你的家?這個男人沉思了一段時間,他說:我想,我的家應該是在船上。他不斷的在兩個世界往返。 亨利老師對個案說:你要去享受這樣的自由,自由地在兩個家庭裡往返。 ▶▶▶後記◀◀◀ 在工作坊一週之後,學院接到這位個案徐先生的來電,他語帶喜悅地說:很感謝亨利老師,聽了老師的建議,我已經聯絡上我的親生媽媽,我們已經約好碰面的時間。徐先生還說道:原本沒有期望可以這麼順利找到,但是當我回到舊家,碰上了以前的鄰居,他立刻幫我電話聯絡上的我的親舅舅,然後一切就這樣發生了…。 很為你高興,如同亨利老師說:「你要去享受這樣的自由,自由地在兩個家庭裡往返」。祝福你!


1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