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從罪惡感中出離並接受真相

靈有一個要擺脫罪惡的渴求。人們以為可以逃離罪惡,有很多問題都是源自於人們以為他可以逃離罪惡。 我們試想父母曾經為我們所付出的一切,由母親懷孕開始直至分娩所承擔的危險,多年的照顧與關懷,能夠看到和接受其中的意義是極不容易。某些人想擺脫內在罪惡的感覺,罪惡在這裡被看成責任,他們對父母擺出強硬苛刻的態度,提出各種要求,甚至感到自己是優越偉大,這種行為態度無非是對罪惡感的反抗。


誰能夠正視這份罪惡感、正視父母和他們為他所做的,這才是偉大。孩子如能看見父母及背後的(外)祖父母,看到他們無微不至的愛,然後說出:「我接受這一 切。現在我是孩子,是孫子,我接受你們為生命所付出的一切。」心靈便會變得廣闊、偉大、有力量。


人不可能永遠守住這份力量,他必須把力量延續下去,當有了孩子、成為父母,他可以把力量傳承下去,一代接著一代,因此承受施予所產生的罪惡感也會消失。人 們如果了解這份意義,對大家都是一個福氣。


其次要承認的是,我們得以生存是有某些人的犧牲。同樣地,也是由於我們在某方面的犧牲,其他人才能生存。有時我們更是無原無故地要忍受某些人加諸自己的苦難,原因是我們大家都是糾結在一起的。





當我們看清楚這個實情:我們無一不是糾結在這些罪惡與清白、施與受以及被挑戰的交換遊戲中,我們便能夠順應周遭的一切。


當然,有人由於一時的草率,不小心帶來不幸的後果,又因為害怕承認自己是加害者、不敢承擔那些後果,其他人便要替他承擔。例如,後代中有人感受到這份罪惡感,並以為他可以獨力承擔一切後果。這真是一大荒謬,他根本沒有這份能力,也不是處於這個需要承擔後果的位置。


表面上看來,雖然我們有時是加害者,但事實上我們是活在一個更大的相連關係中,當中運作著其他的力量, 驅使我們為這個相連關係做出罪惡的事,儘管我們並沒有因此擺脫罪惡。在排列工作中,我們察覺到某些力量在運作,知道這一點,我們的一切想法(比如「如果他沒有這樣做,便沒有如此下場了。」)便會停止,而且可以清楚看見從前的真相,與曾經發生的事情,同時,與事件有關的人也得到平安。



摘錄自 心靈活泉

伯特 · 海寧格著


標記:

99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