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媽媽我愛你,我也愛爸爸─面對父母衝突

已更新:2023年2月27日


「當我們結婚後,就要以現在的家庭優先;那不表示和原生家庭切斷,而是『我現在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家,如果你們需要我,我會做對的事。』這樣才是生命傳承的正確序位。」──周鼎文 有一些犯罪或有家暴行為的人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但是他們除了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外,這些行為的背後是否在說些什麼?背後是否有更深層的原因?除了法律上必要的懲罰之外,如果我們可以幫助他們找到問題的深層因素,就有可能幫助他們減少重複的犯罪發生。 有一段時間我被邀請到台灣法院地檢署,對那些犯罪的假釋犯上課,這些參加者都是因為被判刑所以要來上課,其中大都是犯傷害罪、家暴、放火等犯法行為的人,我們十幾個人圍成一圈上課。因為他們都是非自願來參加的,所以剛開始上課的時候都很消極、甚至有些抗拒。 [我失控了,突然間莫名的憤怒情緒爆發出來] 其中有一個假釋犯國龍,人長得英俊高大,他是一個警察,他會來這裡是因為他的太太跟他媽媽吵架,他很生氣,為了保護自己的媽媽,他便打了自己的太太。因為他是個警察有練過武術,因此太太受傷嚴重。所以除了被法院判刑外,也被判隔離,不准靠近他的太太與孩子。 「你會不會後悔?」我問他。 「會,可是那時候不知怎麼了,好像無法控制我的情緒,尤其看到太太跟媽媽頂嘴,整個人像被憤怒淹沒了一樣。現在我也很後悔啊,但是我的太太不原諒我,而且我也很想要看我的孩子啊。」 「你是否能控制讓相同的事情不要再發生?」 「我當然想,但是我受不了我太太跟我媽媽發生爭執,我好像失控了一樣,整個憤怒就爆發出來,所以才會打我的太太。」 「好,我們來看看這個情緒的背後到底是什麼?有沒有辦法可以改善?」 [系統排列的探索過程] 我運用系統排列來探索,找了四個人分別代表他自己、他太太,他媽媽以及他爸爸。 「現在,專注下來,請你用這四個人當代表,將你心中你們四個人的關係位置排出來,也就是將彼此所站的位置遠近,以及面朝向那個方向排出來。」 在沒有任何人打擾下,國龍很專注地在課室裡把他們的位置排出來。 結果排列出來的畫面,立刻浮現出他們家互動關係的深層真相:他把自己的位置排在爸爸和媽媽的中間,背靠著媽媽、面對著爸爸,張開雙手好像要保護媽媽、對抗爸爸,然後他的太太卻被排在遠遠的地方。 我對他說:「你知道嗎?系統排列可以把我們內心潛意識的狀態揭發出來。我們在這裏很明顯看到你心裡真正要保護的人是誰、要對抗的人是誰。」 [驚人的內在畫面] 國龍被自己所排列出來的畫面嚇到了,因為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把自己夾在爸爸媽媽中間,並且會對抗他爸爸。 看到這個畫面,他開始回想起小時候的情境:「從小爸爸媽媽就常常吵架,有幾次還看到爸爸動手打媽媽,媽媽心裡有什麼痛苦都會跟我說。」 「是的,你很愛你的媽媽,你想保護她,所以你不知不覺承接了媽媽對爸爸的憤怒,但是因為你也愛你的爸爸,而且他也是你的長輩,所以你並沒有把這個憤怒朝向爸爸發洩出來。」 「是的,就算現在他們吵架我的心裡還是相當糾結,情緒常常受到他們的影響。」 「是的,在你心裡已經累積了許多憤怒,就像一座火山一樣,所以當你太太跟你媽媽吵架的時候,這時候你便無法控制,你把過去所累積對爸爸的憤怒,全部爆發在你太太身上。」 國龍很用力地點頭:「喔!我現在終於了解了!平常我跟我的太太很好,但是只要她說起我媽媽的不是時,我的火氣便發了起來。」 「是的,因為你的序位站錯了,你好像站在與爸爸媽媽平輩的位置,想要去改變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。」 「喔,原來是這樣啊。那麼,我該怎麼辦?」 「很容易,但是也很困難,那就是你要很有覺知地回到屬於你的位置。」 「那要怎麼做呢?」 「你準備好要來做了嗎?」 國龍有力地回答:「是的,我已經準備好了。」 [尊重與承認事實的原貌,帶著覺知回到自己的位置] 我請國龍從代表他的人那裡接回到自己的位置,然後要他很慢很慢地、帶著覺知從爸爸媽媽的中間走出來,向後退一步,面對他的爸爸媽媽。 國龍很專注、很認真地慢慢走了出來,轉過身面對他的父母。 接下來,我引導國龍對他的爸爸媽媽說話: 「媽,從小我就看到你們爭吵,我心裡面真的很難過,我很希望你們能夠和睦相處。」 國龍的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,他哽咽地對他的媽媽說出這些話。 「但是我只是你們的兒子,對於你們之間的爭吵,我真的幫不上忙。 「媽,對不起,我沒有辦法幫你……」 他的眼淚開始從臉頰上滑下來。 「媽,我很愛你,我也很想為你承擔,但是我也愛爸爸...」 「請你原諒我,如果我靠近爸爸。」 國龍的媽媽也流下淚來,身體左右搖擺著、很不捨地看著孩子。 我引導著國龍說:「親愛的媽媽,現在我把屬於你的憤怒還給你。」 國龍一邊流淚、一邊向他的媽媽鞠躬:「親愛的媽媽,現在我把屬於你的憤怒還給你。」 媽媽不捨地流淚,雙手扶著國龍的肩膀,看著孩子的煎熬,心中感慨但似乎也願意接受了。 接著,國龍轉身面向他的爸爸,突然間他自己向爸爸跪了下來。 哭泣中夾著懺悔,對他的爸爸說:「爸爸,對不起,我心裏沒有真正尊重你是我爸爸。我總認為你對媽媽不夠好,事實上我心裡是瞧不起你的。」 國龍抱著爸爸的腳,一邊流淚一邊悔過。 「對不起,我知道我錯了。請你重新接受我做你的兒子。」 爸爸的眼淚也流了下來。做父親的何嘗不難過,他對兒子的心血從來不曾被好好承認,兒子對他的怨恨他何嘗不知道。但偉大的父愛仍不斷默默地付出,培養著孩子們長大,從不中斷地支持著這個家。 國龍的爸爸帶著堅定的父愛,拍拍國龍的肩膀,將國龍扶了起來。父子倆像兩個男子漢般地擁抱在一起,卻也流露出柔情的一面。 一會兒之後,我對國龍說:「有一句很重要的話,你必須要對你的爸爸媽媽說。」 我引導著他:「親愛的爸爸媽媽,我尊重你們之間互動的方式,現在我要回到兒子的位置了。」 國龍向他的爸爸媽媽深深一鞠躬,並且很誠懇地說出:「親愛的爸爸媽媽,我尊重你們之間互動的方式,現在我要回到兒子的位子了。」 [覺察家庭裡無意識的牽連糾葛,轉化成支持的力量] 就在這時侯,特別的事情發生了,當國龍向他的爸爸媽媽鞠躬並說出這些話的時候,爸爸媽媽竟然願意開始面對面看著彼此了,沒有國龍擋在中間,他的父母親反而更能夠面對彼此的關係。 我特別將這個畫面指出來給國龍看到。 「是的,現在我明白了!」國龍若有所悟地點頭。 終於,當一切回歸到正常的序位,國龍現在可以轉過身看著他的太太了。 他向太太的代表走近了一步。 「對不起。」國龍低著頭對太太說。 「因為我太愛我媽媽了,所以我沒有好好的看到你。」 「對不起。」 國龍真誠地向他的太太道歉,慢慢靠近他的太太並且握住她的手。 「現在我回來了!」 代表太太的人感受到國龍的誠意,並且表示她心裡面仍然愛著他。 「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。」 代表太太的人眼眶裏帶著淚水,點點頭。 在他們兩個人靜靜的擁抱裡,我結束了這個排列。 [回到自己的序位,學會蛻變盲目小愛為成熟大愛] 過了一個月,我繼續到法院指導這門課程,因為他們要連續幾個月上我的課。當我再碰到國龍的時候,我問他最近怎麼樣了?國龍說他爸爸媽媽又吵架了。 但他補充道:「可是老師,要是我以前,我馬上就會跳出來制止他們。但是因為上了你的這個課,知道要回到自己的位置,很神奇的是,突然間,我就沒有那種憤怒的感覺了。」 「然後我知道他們喜歡聽老歌,我就買了兩張蔡琴老歌演唱會的票送給他們。結果後來我爸媽他們吵一吵之後,覺得兒子送了演唱會的票要去聽,結果他們兩個人就牽著手去聽演唱會了。」 「非常好!」 「更棒的是我太太願意接我的電話了,我向她道歉,她也願意讓兒子跟我說話了,也許她會考慮減短我們隔離的時間。我真的真的很高興,周老師,謝謝你!」 [我們是一個整體,這個系統會不斷進化成長] 我們每個人都很高興聽到國龍分享的消息,同時我也很高興看到這個團體的成員,從一開始的消極、防衛與抗拒,慢慢地每個人越來越投入。原本法院的觀護人很緊張地要去盯著每一個成員來上課,但是他沒有想到成員參加的情況變得很自動。同時在課堂上,每個成員都有機會去探索他行為背後的心理因素與家庭動力,甚至有的成員下課還主動跑來問問題,怎麼改善他家裡的情況等等,也有學員找我分享他上課的收穫…… 是的,當人們重新被看到與被接受,每個人都想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順利。


摘選書籍:愛與和解-華人家庭的系統排列故事 作 者:周鼎文老師

2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