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和身體做朋友

傷倖存者只有在重新熟悉,與他們的身體友好相處之後,才能夠康復。 被驚嚇意味著你總是生活在一個時刻處在防守狀態的身體中。憤怒的人生活在憤怒的身體中。遭受兒童虐待的身體總是很緊張,很防衛,直到他們可以找到一個方式感到安全。為了改變,人們需要了解他們的感官,以及他們身體如何與周圍的環境互動。在軀體上的自我覺察是從往事的暴政中解脫的第一步。


人們是如何願意敞開心扉、探索他們內在的感知和情感的呢?我開始試圖讓病人們注意到並進而描述他們身體的感受——不是例如憤怒或焦慮或害怕這種情緒,而是具體的身體感覺:壓力、熱、肌肉緊張、刺痛、屈服、空 洞感,等等。我也試著讓他們感覺那些與放松或愉快相關的感覺。我幫助他們領會他們的呼吸,他們的姿勢和動作。我讓他們在談及那些不會影響到他們的負面事件時,注意他們身體的微小變化,例如他們胸部的緊張,或他們腹中的齧咬感。




注意到感官是遠離痛苦的第一步,它也可能觸發閃回,讓人們痛苦地蜷縮起來保持著一個防衛的姿勢。這些動作是身體對於無法消化的創傷的反應, 而且也很有可能是他們在創傷發生時表現的最真實姿態。圖像和身體感覺的記憶可能會如洪水一般湧入,治療師必須熟悉如何遏制情緒和感知的洪流,防止他們在過往的記憶再受創傷(學校老師、護士和警察大多知道如何安撫對恐懼的反應,因為他們在日常工作中都會接觸到失控或痛苦狂亂的人)。


對於人類來說,當他們感到不安,最自然的安慰方式是靠近另一個人。 這對於曾經被軀體虐待或性虐待的病人們來說,意味著一個兩難處境:他們極度渴望被靠近,但同時他們又極為害怕身體接觸。他們的心智都需要重新學會感覺軀體感覺和需要,同時,也需要幫助身體學會容忍和享受觸摸的舒適。缺乏情緒感知的人經過練習之後,可以將他們的生理感覺和心理事件聯繫起來。然後,他們可以逐漸與他們的自我產生聯系。



摘錄自 身體從未忘記

巴塞爾 · 范德考克 著


9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