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如果我們在跟個案工作時,當事者陷入所謂的自我中心的時候,我們可以做些什麼?


當事人:如果我們在跟個案工作時,當事者陷入所謂的自我中心的時候,我們可以做些什麼? 海寧格:我來示範一下,把椅子擺在那邊,我的椅子放對面。你坐下,你扮演那個自我中心的個案。…(海寧格做打哈欠狀,大家笑了起來)你懂嗎?我來解釋一下。這個是冰山頂上的一小角而已。你的行為,你要跟當事人的行為一模一樣。在催眠療法中,我們稱之為平行。如果這當事人開始哭的話,你立刻的反應會是什麼?你會想要去幫他。這是一種反行動,但是如果你自己也開始哭起來,那當事人要怎麼辦?他開始幫你的忙。這就是所謂的平行。你不去做他預期要你做的行為,你的行為要跟他一模一樣,然後你就可以幫他跳脫困境。 這是當然一個偉大的藝術,如果你這麼做的話,心裡祕密地去享受它就好了,當你這麼做的時候,你好好的享受。然後,會更有效。但是,你總是一直都要有掌控權。在這種平行的談話之中。現在,我給你舉一個例子。有一個治療師來跟我講說,他的太太每天晚上都罵他。而且一直抱怨工作中的困難。那當然自然的反應會是,治療師就會說,對啊,對啊,那我們來看看怎麼做。所以我們就用平行談話。而第二個晚上他又打電話來又抱怨的時候,那如果說還發生別的事,那一定是很恐怖的。然後,他又抱怨一些。然後,我就想到,對啊,這個你一定是很受苦的。然後,他就說不會啊。所以,你不說跟他相反的話,你就順著他的話說,如果他說很糟糕,你就說,對啊,是糟糕。他就沒有辦法再繼續這樣子下去了。

摘錄自:助人的藝術(DVD) 海寧格大師家族排列法研習會
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文章: Blog2 Post
bottom of page